最后的公国 第一百二十三章:大人物

作者:天空中的新新书名:最后的公国更新时间:2019-07-21

本站域名 www.haohanwenxue.com (浩瀚文学网) 手机访问 m.haohanwenxue.com

();

在颠簸的奔驰中,伊桑的头脑里闪动着这些令他根本抓不住头绪的念头---怎么办?一边带领着不到身后的几十个骑兵按照那个倒霉的侍从的指引的方向飞快掠过荒寂的旷野,一边不停的询问自己的伊桑觉得在这个古中界大陆的这段时间对自己来说简直就如同漫长的一个世纪。

四条腿的速度显然是很快的,早已经离开罗克马很远之后,再次被临时征用了的“倒霉侍从”慌乱的辨认着方向,黑夜让他对四周一片茫然,在不住的搜寻中,伊桑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快失去耐心了。

但是他有理由必须坚持下去,除了所谓的职责,还有就是纳斯蒂娜夫人在堡垒里对自己说的那些话,让他得做些什么:“摩尔,我们必须确认方向,不能再这么乱闯下去了”

“大人,我最后见到大人的时候,是在一段半干的河床下面。”跨坐在战马上已经快支撑不住的倒霉侍从--摩尔大口喘着粗气:“我的主人那时候让我去罗克马求救,他带着所有人守着河床,父神在上,那些安德拉人就像是被红布激怒了的公牛一般,实在是太疯狂了。他们和德泽尔大人的人混在一起,我们根本看不清人群里的人到底是谁”

“该死的德泽尔,你他妈就不能安分一会嘛,怎么那儿都能碰到你”伊桑心里出极为烦躁的痛骂着那个身份尊贵的伯爵。从来到这个时代开始,就不停的听到这个“毁约者”就象阴魂不散似的坏名声,甚至简直让人觉得整个这个时代所有坏事都是这个混蛋一个人干的一般,最可恶的是他让自己先后两次陷入了莫名的危机中。

就在伊桑思绪外放的时候,一道昏暗的幽暗沟壑出现在队伍的面前,借着月光,可以看到曲折的沟壑一直向着远处的延伸出去,当队伍放慢速度来到沟壑边沿的时候,伊桑看到了下面反射着月光的粼粼河水。

“父神保佑,该死的,就是这儿了!”摩尔大叫着向伊桑指着河床下一个突出的拐弯处,语调变得兴奋起来:“是的,是的,就是那里!在那儿,我们就是在那儿分手的,就是在那儿,主人让我立刻去罗克马求援!”

“但是,那是通向蒂姆伯顿的方向”一个跟随而来的堡垒士兵在微弱的月光下微微的叠起了眉头,介绍着:“那儿的附近有条路直接向北方,据说可以通到安德拉人的地界。”

“这才是那个该死的家伙在这一带到处晃悠,一直不肯离去”伊桑没好气的低声嘀咕一句,他现在已经大体知道了那个德泽尔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可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个总是喜欢惹是生非却又到处瞎撞的家伙,这次怎么会这么有耐心的在一个地方耗着不走,非要打劫那个什么朝圣团呢?

“除非,这个朝圣团里有什么大人物让让他注意到了”这个念头在伊桑的心头迅速的腾升起来,并在之后的时间里一直萦绕在那里,但眼前的危机却不容他分出太多的心力去细想这些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

“我想我们得派出两个人下河床巡视,一旦有发现立刻给我们发信号”伊桑对身后的人命令:“至于其他人,顺着河床前进”

看着那个漆黑的拐弯,伊桑有些不安,在派出两个斥候兵之后,他依然带着队伍沿着河床边沿向北方飞快的掠去。他知道这个时候时间的重要性,如果利哥斯坦或德泽尔的部队一旦真的被人歼灭,那自己可能就要单独面对一群可怕的敌人了。所以不论如何,必须尽快找到那两个人,亦或是找到一些战场上的残兵以便自己收集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曲折的河床在大地上蔓延,奔驰中的队伍也在大地上飞快的行进,众人已经不知道走出多远,如果不是有罗克马中熟悉这一带的跟随带路的士兵,伊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认出罗克马的方向在哪儿。

突然,一声低低的喊声从前方传来,伊桑立刻警惕的呵斥着身后的骑兵们停下来。随着轻微的马蹄上越发的响亮,前面斥候的身影出现在前方不远的地方。同时,夹带在夜风里的一抹刺鼻的血腥味道也在这时扑面而来。

“大人,我想我们到了之前交战的战场,前面有些死人,”斥候飞快且不失细心的报告着:“看装扮,这其中有我们的人,也有安德拉人,还有几辆马车。”

“父神在上,终于找到了地方!大家做好战斗准备”伊桑心里暗暗吐出一口气,之前因为没有头绪产生的担心这个时候立刻变成了一股即将面对强敌的紧张。

黑暗的路边,几辆歪歪斜斜的马车倾倒在斜坡下面。顺着越来越浓烈的血腥味道传来的方向望去,可以看到路边和车下露出的一具具倒卧的尸体。

几个已经身异处的安德拉士兵仰躺在地上,他们的身上都有着好几条血淋淋纵横交错的伤口,在暗淡的月光的映射下,一个脸色稚嫩的安德拉人的右臂肩膀被连肩带背砍成两截,而被遗弃在一旁的手臂里还紧握的一柄断了的弯刀。在他的对面,一个身上斜披着件绣有黑底红色的圣叶环短衫的圣叶环军士兵靠在歪斜的车轱辘上,已经裂开个大口子的肚子上,露着半截断了的弯刀。

“再分几个人散开,去找找有没有活口”伊桑不解的看着在马车边围成一圈的尸体,似乎这些双方的死生前曾经为了争夺这辆马车生过激烈的战斗。“父神在上,这般的叠战的他们,定然是在争夺着什么?”

腥臭的血浆和各种颜色的内脏到处可见,众然夜色掩盖住了惨烈的一幕,但是闻腥而来的苍蝇在尸体上不住飞舞,出令人厌烦的“嗡嗡”声。

“大人,这里有个女人还活着!”一个声音在远处大喊,这吸引着士兵立刻围拢了过去。

伊桑闻讯立刻向那个方向奔去,虽然知道屠杀俘虏即使是这个混乱年代里最平常的事情,但是他的骨子里还是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的发生。在穿过围拢的士兵人墙之后,他看到了一个倒在一块石头后面的安德拉女人。

借着火把的光亮,他看清了那女人的样子,这女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身上一件黑色的罩袍子包裹着她匀称的身体,从她身上的配饰及着装上来判断应该是一位身份不低的女仆,由于痛苦,她惨白的面孔这时候看上去有写扭曲,不住煽动的嘴唇里蕴含着听上去似乎毫无意义的呻吟。

一名从堡垒里跟随来的罗克马骑兵伺候弯下腰,把耳朵放在那女人是嘴唇边仔细听着,过了一会儿,他才向着伊桑抬起了头,满脸惊诧的道:“大人,这女人只是不停的喊公主。”

“你确定没有听错?她说的是公主?”伊桑不解的看了看地上已经陷入神志不清的女人,他知道这个罗克马的士兵因为长期驻守在和安德拉人的领地交界的地方懂得些中界大陆的语言,那能知道这个安德拉女人所说的话就应该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不过说到底,这个女人所说的“公父神”是谁呢?

就在伊桑沉思的时候,那个罗克马骑兵伺候突的出了一声“咦”的轻呼,他再次弯下腰,从那女人的腰带上摘下了一个小小的丝绒绣囊。

“父神在上,看看我找到了什么,这可是索哥拉王国的非寻常的勋贵子弟们能佩戴的东西呢”那个时候一边嘟囔着,一边兴奋的把绣囊举起来对着月光看了看:“看来我走了大运,居然还是真丝织的,这可是能值上不少钱的呢”浩÷瀚文学网÷wWW.haOHAnwenxue.com

说到这儿,他就要将手中的东西揣进自己的口袋,可是他的手立刻被人一把抓住了。伊桑紧紧抓着那个士兵的手,用力举到自己面前仔细看着那个绣包。

“士兵,再说一遍,你说这是哪里出的?”伊桑觉得自己的心在猛跳,不久前被自己忽视的念头再次出现在脑海里。

“索哥拉王国,是索哥拉王国,亦或是东边的其他国家的,其实,我也不是很确定。”士兵有些恐慌的看着伊桑:“反正我可以判断出这是哪里的大贵族使用的香料袋,还值些钱,大人您要是想要,可以拿去”

士兵有些不情愿的把绣囊递到伊桑面前,他不知道这个据说有着极其神秘身份的侍从为什么因为看到这个绣囊这么激动,虽然它也还算值钱可也不至于到那种让他失态的地步吧。

是什么,是什么,为什么自己觉得那件事那么重要,可偏偏又想不起来?伊桑觉得自己的头都有些疼了,可那个一直追逐的真相却总是如在雾里一般无法琢磨。

“大人,安德拉人是向北方跑的。”一名富有经验的斥候再次转了回来,他手里拿着一块材质特殊的马掌:“大人,这是刚刚现的,安德拉人和我们的人都向北方去了,而且从脚印看,安德拉人逃亡的队伍中因为有马车和女人,可能不会跑的多远!”

“有女人?也许我们可以去碰碰运气”听到这个,伊桑立刻想到了那女人所说的“公主”。

“是的,大人,我们现路上有女人掉下的饰物,而且不少,看来那些安德拉贵族是非富即贵的啊。”

“大人,我们追吧,他们出来肯定会带着有不少的财物。”那个罗克马伺候贪婪的咽了口唾沫:“如果晚了,也许什么都捞不到了。”

“是呀大人。”四周纳斯蒂娜夫人手下的骑兵也不住催促着,他们的眼里都和那个士兵一样透出遏制不住的贪婪,显然在这个时候,对父神的敬仰,在赤果果的物欲面前彻底被抛弃在了一边。

“我想我们会有超乎预期的收获,上马,我们追击!”伊桑甩了下头之后转身上马,这时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考虑那些让他毫无头绪的想法,甚至他觉得也许那些一晃而过的念头都不过是因为紧张产生的幻觉。

队伍在荒原上不住的前进,随着原来越深入,枯黄的土地逐渐被齐腰高的茂密草甸代替,已经无法全速奔跑的战马在浓密的草地剥开障碍蹒跚前进着,踏着草叶的马蹄出一阵阵“唰啦,唰啦”的响声。

远处黑暗后出现的火光腾起一片光影,始终在前方警惕前进的斥候立刻向前冲去,当他们等上一片高高耸起的斜坡后,站在坡顶上的一个斥候突然高举手臂向着后面出一声尖利的呼哨,几乎同时,一阵从高坡后传来的喧杂呐喊已经迎面而来,灌进了伊桑的耳朵!

“斥候发现了他们,骑兵加速!”伊桑对着身后出一声呐喊。

这个时候不论在那个高坡后面遇到什么,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预想中的【猎物】已经近在咫尺了,而这个时候骑兵的热血已经感染所有人,闪烁着寒光的骑枪枪锋斜指前方,跟着队伍向前奔跑的每个人都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他们只是这股突然涌起的激流裹挟着向前冲去!

不可否认,眼前的一段漫长的高坡无疑会延缓骑兵前进的速度,但是当冲上高坡的时候,一阵在火光和呐喊中席卷而来的血腥味道立刻充斥伊桑的口鼻。

坡下已经彻底干涸的河床里,两队骑兵正如同两头已经疯的野兽般搅在一起,相互砍杀撕咬着!已经被扯破撕烂的一面白底红圣叶环旗在双方的冲击砍杀中摇摇欲坠!

看着下面的厮杀,伊桑心底突然产生一种奇怪的不协调感,可他立刻就明白了原因。河床里的战斗居然是以圣叶环军的拼命防守和撒赖森人近似疯进攻这种截然和事先想象不到的局面进行着。

如同被惊涛骇浪冲击的圣叶环的士兵们用盾牌,长矛和盘旋的战马形成了一条浑浊的堤坝疲惫的阻挡着不住冲锋的敌人,在马镫交错和疯狂砍杀的叫喊中,他们始终顽强的和敌人胶着在一起,伴着被杀死脖颈上喷出的血浆和割裂的内脏挣扎支撑着。

因为无法立刻辨认敌我而停下的骑兵们仔细的看着坡下的战斗,当伊桑在混乱的战马践踏和不时被砍翻在地的死中寻找辨认的时候,利哥斯坦的侍从摩尔却突然疯似的指着远处一块凸起的高地下,几个正凶猛的向一群安德拉人冲击的人影尖叫着:“快看!那是利哥斯坦大人和德泽尔大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最后的公国》,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