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海殇 567.相见时难

作者:就差一杯书名:大明海殇更新时间:2019-11-08

本站域名 www.haohanwenxue.com (浩瀚文学网) 手机访问 m.haohanwenxue.com

但凡身为上位者,都会有自己的气场和态度,越是久居上位者越是如此。

这些都和一个人的生活经历有关,如果他或者她本来没有相当的积累和积淀,强行装出一副高傲清冷的样子,则在明眼人面前一切都无法遁形,一个言谈举止就露了馅。

但伊丽莎白一世很明显不是,她的气度浑然天成,矜持中带着高傲,严肃里掺着机敏,这些都是她多年的生活经历的积累积淀所致,根本毫无瑕疵。

见面之后,我们谁都没有说话,长时间的沉默,她的眼神里满是冰冷和愤怒,而我的心里却全是不屑和淡然。

在她的心里,原本以为我见到她之后会解释,或者认错,以祈求她的宽恕。但是没想到我会是以这样的态度来面对她,这让伊丽莎白一世心中既恨且惊,眼神里透着说不完的愠怒!

“孙启蓝,你到底想干什么!”伊丽莎白一世的声音当中说不清是愠怒还是别的情绪,听起来异常的刺耳。

“我想干什么?女王陛下,我想生存而已。”我站在窗边,根本看都不看她,十分平静的答道。

听到这话,伊丽莎白一世脸上原有的冰冷顿时消失不见,开始尖着嗓子向我咆哮!

“生存!你给我讲生存!我带着整个英国筚路蓝缕,从人人都瞧不起的穷国走到现在,我是不是为了生存?西班牙多方倾轧我,想要吞并我,逼得我不得不咬紧牙关,带着全国上下和西班牙人拼命,我凭什么生存?好不容易打垮了西班牙,周围又崛起了新的、更强大的敌人,我的生存又靠谁来保障!所以,这就是你”

她尖锐的嗓音在我耳边不断响起,声声都是发自灵魂的质问和炙烤,而我一直默默的听着,既不同意、也不反对。

等她一直说的累了,稍微停下来看着我的时候,我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说的都对,可是,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

声音不大,却直击伊丽莎白一世的灵魂。

她呆滞的看着我,之所以回答不了,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在她的心目当中,从来只有人人为我,何曾有过我为人人?

别人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因为我是女王,我是这个国度里至高无上的贞洁女王!这就是伊丽莎白一世心中的真实想法。

因此当我问出这句话时,她根本无法回答,而是整个人呆滞在当场。浩瀚文学△网△WWw.haoHANWeNxUE.COM

是啊,我是她什么人?她凭什么靠着自己的身份地位来要求我做什么?我和她从一开始就是互相之间的利用而已,她哪有资格来要求我呢?

“我......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伊丽莎白一世的辩解很苍白,我连回答她的想法都没有,只是撇着嘴,不屑的一笑。

“这么说,你都知道了?”伊丽莎白一世看着我的表情,知道我对一切都心知肚明,更是失去了辩解的欲望:“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做?和我决裂吗?你有那个资本吗?”

“资本?”我扭头看着这位英国的至尊女王,不屑的笑了笑:“到了现在,难道你还认为你的威胁对我而言有效吗?”

我就这样轻蔑的问她,全然不在乎她的身份,她的地位,她的一切。

“从你选择和西班牙人媾和之际开始,就没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吧,现在再说这些,你不觉得幼稚可笑吗?”我丝毫不留情面的质问女王,这也让她脸色不由的一白。

“你是打定主意要与我为敌了?”伊丽莎白的声音冰冷的就像搀着冰渣子的雪堆,寒冰刺股。

旁边的伊莎贝拉终于忍不住,轻声的说了句:“启蓝,适可而止吧,女王一直在迁就你的!”

伊丽莎白一世尖声打断她道:“别说这些没用的话!要敌对,那就彻底敌对吧!我是女王!我不需要你的理解和认同!你给我走!”

显然,这位英国的王已经出离愤怒了,但是我却分明从她的语言中听出了色厉内荏的味道。

我对她招了招手,扭头要走,口中却高声的念诵起那首脍炙人口的诗歌!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说着,大步流星的向着外面走去。

“拦住他!”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是伊丽莎白气急败坏的吼声!

两侧的卫兵唰的举起长斧,将我拦在了他们的面前。

“嚓!嚓!”两声轻响,却是我抽出了暗藏在身上的吞光剑,左右两计横斩,两名卫兵已经拿不住武器,呆呆的看着胸前的伤口,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倒在地上,血流满地!

“保卫女王!保卫女王!”

大殿里见了血,这让所有人都慌了神,高声厉叫着从四面八方围向了我!

我见看着这架势,不由的仰天长笑:“哈哈哈哈!果然如此,好吧,我这次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说着手中长剑一震,高声叫道:“来吧!杀个痛快,然后我们不死不休!”

听到我所说的话,面前的卫兵们显然滞了一滞,身后的伊丽莎白一世却不能再忍耐分毫,不顾一切的尖叫道:“都住手!都给我住手!住手啊!”

卫兵们听到女王的声音不由的愣了,眼前这人之前曾是抗击西班牙的英雄,但是此时他持刀杀人、威胁女王的安全,为什么女王却不让拿下他,反而要护着他呢?

卫兵们不理解,我却一清二楚。伊丽莎白一世真的想和我决裂吗?很显然不是,如果真的如此,她根本没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将我召回来!

那么我是真心想和她决裂吗?显然也不是,我并不傻,绝对不可能拿自己的前程性命开玩笑!

所以,这一战其实是双方都心怀顾忌、投鼠忌器之下的一场闹剧,注定不会有人真的以死相拼,但却同时也注定了有人要为自己的忠心付出代价!

见手下的人依旧呆傻的看着自己,既不前进、也不后退,伊丽莎白只觉得脸上再也挂不住,厉声尖叫道:“都给我退下!退下去!这里不需要你们,你们都给我离开!离开!”

卫兵们听到女王的尖叫,又低头看了看我手中依旧在淌血的利刃,大多数人都沉默了,只有一个卫兵傻傻的问道:“女王陛下,他......”

“给我滚!”伊丽莎白已经喊出了破音,手下这些卫兵们哪里还不知道轻重?护主事小、饭碗事大,算了算了,女王都说了让我们滚,那就抓紧滚吧!

于是只是片刻之间,整个大殿里就走的干干净净,连倒地重伤的二人都被拖走,只剩下我们三人。

“启蓝,你发泄也发泄了,人也杀了,还要继续闹下去吗?”伊莎贝拉代替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的伊丽莎白问道。

我默然无语,这时候说什么好呢?说白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是拼定力,谁稳得住,谁就赢。

见我不说话,伊莎贝拉缓缓的走上前来,什么也不说,轻轻的将手按在我的手背上,又划向我手中的吞光剑。

我知道,她是怕我再犯浑,而我也并未抗拒,顺势就将吞光剑递给了她。

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有人出来给大家找台阶,而伊莎贝拉无疑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都别生气了,其实都是误会,又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谈呢?”伊莎贝拉劝解道。

到了这一步,其实该消的气已经消完了,本来这事儿就是一方道歉、一方接受的问题,只不顾在双方的心里,都希望对方道歉,让自己占有更多的主动权。

人们看待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到的结论也会不同,说话做事的态度自然同样迥异。站在我的角度,我向来不认为自己错了,那么伊丽莎白那边又何尝不是如此?

而这不就正是隔阂产生的根本原因吗?你不问,我不说,这道鸿沟自然就越划越深,直到深不见底。

到了现在这一步,就进入了谁都不想说话,谁也没法说话的地步。台阶下了,剩下的就是分别冷静吧。

“今天不如就这样,至少大家已经见到了,有什么问题咱们明天谈,好不好?今天启蓝也刚回来,大家都休息休息,明天再谈,如何?”

我站在那里,一言不发,伊丽莎白想了想,也觉得今天再谈下去一定是鱼死网破、不欢而散的结局,便也点点头,嘴里嘟囔了句:“那就改日再谈吧!”

我也点点头,却不发话,转身就向外走,却听传来无比气恼的声音:“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离开伦敦!听明白了吗?”

我还是默不作声,回头看了一眼,大踏步的走出了威斯敏斯特宫的偏殿,直奔大门口去了。

“啪啦!”身后传来刺耳的瓷器碎裂声,不知道伊丽莎白又砸碎了什么来泄愤,想必心中已经委屈气恼到了极点。

但这些不在我的关注范围之内,我在卫兵的敬畏眼神之中快步出了院门,翻身上马,用力一夹马刺,马儿稀溜溜一声人立而起,随即带着滚滚的尘土,向着伦敦的住所方向去了......